一夏两夏三夏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个中有一个死了就好了?”

【零泉】如果凛月当着零的面对大泉哥喊嫂子好请问谁先死

冷cp狗捂着嘴流下了130道感动的热泪

多情应笑我:

@黄泉比良坂 你要的不写就分手的零泉,出卖灵魂只为挽救感情【x
完全看不出来朔间零x濑名泉,死亡灵魂作品【x


在一个热闹非凡的晚上,睡了一整个白天外加刚结束表演的凛月精神奕奕地站在台下,看着远处自己的老哥正在和濑名泉讲话。
哦~
“啊啦,泉酱在和朔间前辈讲话呢,真难得。”
灯光下的两张脸帅得还是很赏心悦目,凛月看着一脸营业状态的濑名泉心里快速打起了算盘。演唱会的兴奋劲还没过,吸血鬼的獠牙慢慢亮了出来。
“我去打个招呼。”
推开面前的人群,凛月艰难地挤到了两个人面前。许久没和弟弟打招呼的朔间零眼睛一亮刚想开口,就看到凛月摆出比他还灿烂的笑容对着濑名泉甜甜开口。
“大嫂好~”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
濑名泉有点懵,他记得前一秒自己还因为队长又不知道跑哪去所以尽心尽力代替队长和Undead的队长进行激烈的嘴炮斗争,结果下一秒就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后来一句大嫂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啥时候隔壁队长连老婆都有了自己情报网落后那么多吗,一抬眼众人都以“濑名啊濑名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的眼神看着自己。
看着石化掉的朔间零和笑得无比灿烂的朔间凛月,明白情况濑名泉两眼一黑,很干脆的选择装死。
在闭眼前,濑名泉听到人群里传来了响亮的很委屈的声音。“泉酱居然嫁人了都不告诉我,我好伤心!”
鸣上岚你算计我!——濑名泉的遗言

被暗算的濑名泉再一睁眼,眼前是熟悉的kn练习室。往前一瞧,自家的队长趴在自己腿上嘀嘀咕咕写着词,嘴里念着濑名厉害了啊感觉灵感全来了这种完全不想听懂的胡言乱语,旁边老幺正在努力提防队长把词写在自己的裤子上,可惜慌乱的眼神的通红的脸完全对不起品行端正四个字。往右一瞧,鸣上岚拿着化妆品一边上妆一边表示这么大事情居然不告诉我亏我们还是一个团的好歹让我赶上你结婚现场唱首歌祝福一下人家还想当伴娘呢,要真有那么大事我肯定告诉你不过我要找伴娘也不会找你不对谁要嫁人了!最后往左一瞧,罪魁祸首正打着哈欠表示是那边那个吸血鬼拎你过来的你太重了我扛不动。远处朔间零依然石化状态,旁边的阿多尼斯担忧地看着他。
我还是一睡不醒吧。
当然打破这种状态的还是在场年龄最小的朱樱司,他眼神在自家前辈和隔壁队长之间游离了半天弱弱地来一句:“濑名前辈您和朔间前辈,啊我指的是Undead的那位,结婚多久了?”
我当然知道你指的不是睡间不然奶次早就发生内部杀人案了还有我没结婚!
“朱樱司,这个月的零食没了。”
“哎?!”
“啊我也想知道!”补好妆的岚收好镜子精神奕奕地看着泉。“你伴娘请得谁?”
放弃解释的零家大嫂白眼一翻。“千秋。”
“真的啊?”凛月震惊地回头,“我还以为只是我开玩笑!”
“朔间凛月你等我起来我就弄死你!”

就在濑名打算冲上去内部肃清时,学校里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
“bangbangbang~现在是深夜突发广播时间~我是你们的仁哥!今天在梦之咲发生了一件劲爆的大事!校内组合knights成员濑名泉今天在演唱会后与一向是劲敌的Undead队长朔间零交谈,两个人相谈甚欢,甚至后有同组成员朔间凛月众目睽睽之下大喊一声大嫂!这混乱的场面背后是怎样的惊天内幕!这里我们荣幸地请到了与濑名君同班的undead成员羽风薰同学!”
…羽风我记住你了!
“那么羽风同学是怎么看待这一次的混乱事件的?”
“我觉得背后一定有着复杂的隐情。”

凛月神情复杂地看向岚“你一定要抱好阿瀨啊,不然羽风就估计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啊啦人家在田径部的力气不是白练出来的~不过泉酱你冷静一点我真的要控制不住你了……”

“不过说实话,我最好奇的是凛月那家伙明明对着朔间从来不喊哥哥的,这次居然主动喊嫂子…”
“嗯嗯,确实有问题啊…没关系!我们放松部已派出优秀的情报员游木真进行现场采访,期待他的表现!”

我们放松部已派出优秀的情报员游木真进行现场采访…
已派出优秀的情报员游木真进行现场采访…
派出游木真进行现场采访…
游木真采访…
访…

“哎,不挣扎了吗?果然是因为弟弟要过来所以不反抗了?”
“不,我觉得他只是彻底绝望了。”
就当濑名泉万念俱灰其余人都一副玩脱了只能看好戏的情况下,一直处于状态外的朔间零终于反应过来。一脸悲痛地扑向濑名泉。
“凛月那么久都没喊过我一句欧尼酱今天居然对着你笑的那么甜,你抢我弟弟干什么啊啊啊!!!”

虽然泉前辈很可怕,但是他现在已经找到他的真爱了,应该也不会再吓我了,而且作为后辈也应该祝福一下。游木真接下任务的时候心情很复杂,泉前辈自称我哥哥那我是不是还得还朔间前辈一声姐夫啊…
于是就在他决定还是叫朔间零大哥并推开kn的练习室时,看到的就是传说中的大哥一手紧紧地抱着自己亲弟,一手拉着泉前辈哀嚎着那句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话。
………看来事情和我想的还不太一样?
惊恐地看了一眼蜜汁气场的三人,游木真深深地一鞠躬。“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门一关,心思单纯的小男生就这么远离了过激背德现场。

“……我现在喊回游木前辈跟他解释清楚这只是凛月前辈的一个玩笑话引发的闹剧还来得及挽回knights的形象吗?”
“……来不及了小司司。”
“那个阿濑啊,你听我跟你解释…混蛋别压我身上走开!”
“呜呜呜凛月你不要欧尼酱了吗!”
“同归于尽吧!!!”

END.

评论
热度(53)

© 一夏两夏三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