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夏两夏三夏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个中有一个死了就好了?”

[FGO][斯卡哈梅芙]歌姬

跟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想到的,于是火速写了下来,乱七八糟没个逻辑。

摇滚乐队主唱斯卡哈 X 爱豆梅芙



-

今年总选举梅芙又是稳进神七,还拿下了第五名的好成绩。

跟2ch上那些宅男不一样,推特上的女生个个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破口大骂的姿态太过于难看,和她们可爱的自拍头像完全不是一个频道,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集体被盗号。

2ch上也有黑酸的,但很快就淹没在了宅男的祝贺声中——梅芙在ins上传了一张卖萌自拍,再次感谢了大家对她的支持和付出。

石油王们痛哭流涕,发誓明年一定要让梅芙酱坐上第一名的位置。

队友推们嗤之以鼻,偷偷打开推特小号,咒骂道:“梅芙明天就被文春爆床照,然后被踢出本部!”


外面的风言风语梅芙一点都不想关心,她传完照片以后,迅速卸下营业笑容,跟着又快速脱下了一身的装扮,这一身为了总选举设计的衣服可爱到了极点。而她本人其实并不爱这一类的裙子。她换上普通的休闲服和短裤,拿了顶棒球帽扣在头上,再戴好墨镜,就从电视台后门溜走了。

她早跟经纪人打好招呼了。明天晚上有Celts乐队的演唱会,在横滨体育场,现在他们肯定在排练,梅芙谎称自己是他们的粉丝,明天去怕引起骚动,今天去打个招呼就当见过偶像了。经纪人没怀疑,在他心里梅芙永远乖巧可爱,不会撒谎,就随她去了。

从东京打车到横滨是笔不小的开销,然而付钱时梅芙眼睛都没眨下。

里边的人显然是已经打好招呼了。她今天的妆容堪称无敌,出现在舞台上时,库丘林很给面子的吹了声口哨。梅芙得意地冲他眨了眨眼。

他们一帮人正席地坐在舞台上,面前摆着一些酒和烟。

梅芙走过去,把手搭在库丘林的肩上,说:“明天要演唱会了,今天还玩这么猛。作为你的绯闻女友,我关心你一下吧。”

库丘林不买账,说她一个正经爱抖露不懂他们玩摇滚的。

梅芙冷笑,不懂她也泡上了玩摇滚的,爱情面前不需要懂不懂。

周围人说她这话说得对,他们乐队也就主唱和吉他最有人气,这么巧一个是梅芙绯闻男友,一个是梅芙正牌女友。也不知道梅芙到底吃什么长得,这么猛。

梅芙听着这话,心里得意得不行,不经意间就抬起了脸,嘴角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我还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斯卡哈姗姗来迟,从后面走近摸了下梅芙的头。

“你别动,我的发型……”梅芙不满道。

“你戴着个棒球帽有什么发型可言。”斯卡哈看都懒得看她,蹲在库丘林旁边,从地上的塑料袋里摸出一包Mildseven,抽出一根点上。

老大的口味真是这么多年都没变过。有人感叹道。

可不是吗。斯卡哈吐出一口雾。我恋旧,人和物都一样。

她说这话的时候站起来转向了梅芙那边,梅芙正低着头往手机上打字,估计又是和哪个爱慕者发讯息。

“第五名,恭喜了。”斯卡哈又从地上拿起一罐啤酒递给梅芙,“被骂得很惨吧?”

梅芙却没接:“是挺惨的。也挺高兴的。你还给我酒,我可是偶像。”

斯卡哈轻笑了一声:“那你们还规定恋爱禁止,你遵守了吗?”

“没……”梅芙的声音一下小了,接过了那罐啤酒。

斯卡哈他们聚在一起,讨论着明天的事,关于曲目和MC,是梅芙没法插足的话题。

她一个人蹲在后面,一边小口啜饮,一边看着斯卡哈站着戳这边戳那边,指挥着一个乐队,后边的夜空有不少星星,像她脸上的亮片一样闪着。她想,这个夜晚还挺好的。


斯卡哈和她的乐队出道的时候,梅芙还在念高中,每天规规矩矩地上学,如果忽略她的素颜妆和过短的裙子外。

她对学业之流的事情毫无兴趣,精力全放在和男生约会上了。

某次约会,对象是个摇滚乐爱好者,直接买了两张Celts的前列票,给了梅芙一张。梅芙虽然对摇滚乐也同样没兴趣,但她听同班女生说过,当红乐队Celts的吉他库丘林是个大帅哥。

果不其然,一场演唱会下来,她歌没听进几句,注意力全放在库丘林身上了。

从演唱会回去以后,梅芙就疯了,收集全了Celts的所有单曲专辑,杂志也买了不少本,海报贴满了房间,跟着班上几个死忠粉的女生跑了好几场live,最后一次甚至去蹲了停车场。

她们蹲得腿都麻了,里边的人还没出来,另几个人以为他们从别的通道走了,小声说还是走吧,梅芙却不肯。她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并在这个节骨眼上犟了起来。

于是她的伙伴都走了,就剩了她一个人。

而且她们刚走,Celts就从里边出来了。

梅芙手上捧着海报,看着一帮人有说有笑地出来,整个人激动到了极点,想着上去讨个签名就走,结果脚麻了站起来时一个没劲,从车子后面出来时差点跌倒在人面前。

突然出现的漂亮小姑娘使成员们吓了一跳。

还是斯卡哈第一个反应过来,冷静地向梅芙伸出手,说:“拿来。”

梅芙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海报递上去。斯卡哈迅速签好又递给后面的人,趁着别人签名的空隙,她问梅芙:“你是来看库丘林的?”

梅芙点了点头。斯卡哈又转头去说,库丘林,人家是来看你的,还不快来打声招呼。

他们嘻嘻哈哈的,一点架子也没有,库丘林走前还对梅芙抛了个飞吻,惹得梅芙脸都红了。

唯独斯卡哈不苟言笑,只在走前摸了把梅芙的头,说:“你长得挺好看的。下次别来了。”

停车场人都空了,梅芙却还在发愣。


梅芙被斯卡哈最后一句话气得不行,她觉得斯卡哈是瞧不起她。

第二个月的时候,她所在的偶像组合开始招人,在秋叶原吃烤肉出来的梅芙看见宣传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报名了。

她不会唱不会跳,全靠长得好看和自然的撒娇手段进了组合。

组合头几年过得很艰难,梅芙把斯卡哈的海报贴在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上,一睁眼就能看到她,然后咬牙切齿地想,自己一定要混出名堂来。

她学会了怎么唱歌跳舞,在舞台上哪个角度笑得最好看,撒娇卖萌之类的是她的天赋,她手到擒来。组合的粉丝慢慢变多,梅芙也开始有了一点自己的小名气,仅仅是一点的名气。

Celts继续如日中天,梅芙偶尔也去看live,每次都站在最后,周围没有人认识她,台上的人看不到她,她却一直看着斯卡哈。

她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来某次节目,组合和Celts同台,在后台待机的时候,梅芙听见前边在采访,主持人问斯卡哈,粉丝有没有做过什么让她难忘的事。斯卡哈便回答说,有一年冬天、live结束后,他们在停车场遇到一个粉丝——看打扮还是个高中生,蹲他们蹲了挺久的,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了。

主持人问,是觉得这样的等待很让你感动吗?

斯卡哈说,不是,我觉得她长得很漂亮,我一直记得。而且她喜欢库丘林,库丘林给她飞吻她还脸红,挺可爱的。

梅芙一听,顿时又生气了,接下来的节目跳错了好几个拍子。

结果Ending的时候,她一转头忽然发现,斯卡哈正站在后台看她们表演,脸上带着笑。

梅芙的营业笑容顿时僵硬了。


这次单曲以后,梅芙的组合就红了。

她终于如愿地站在了一个够高的位置,一个斯卡哈和库丘林都能看到她的位置。

年末的歌谣祭上,他们又碰面了。在后台的乐屋,梅芙和队友们低下头向前辈们鞠躬问好,库丘林看着她似笑非笑,斯卡哈又过来摸了一把她的脑袋。

梅芙敢怒不敢言。

这次演出结束后,库丘林马上就来约她吃夜宵了。梅芙做贼一样摸到居酒屋,被库丘林拉到他们桌上,她坐下才发现是他们乐队的夜宵局。

还有人记得她,打趣着几年前停车场的蹲点事件,梅芙恨不得把脸都给埋到酒杯里去,她觉得丢脸极了。

其实她也挺开心的,一不小心就喝多了,记忆彻底断了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斯卡哈的床上,斯卡哈正躺在她旁边看刚送来的杂志,见她醒了直接把封面亮给她看。

梅芙一看照片,脸都白了,那不正是昨晚的他们吗?

为此梅芙声泪俱下地在镜头前道歉,说自己偶像失格,请求粉丝的原谅。

幸好还有Celts的表态,称梅芙是他们的粉丝,他们是好朋友。

再加上运营的宠爱,这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只是从此梅芙和库丘林就成了媒体最爱编造的对象,梅芙的黑也越来越多,他们觉得梅芙不配作为偶像——和别的男星搞不清楚关系,还爱钓粉,甚至还编造她枕营业的uwasa出来。

然而梅芙根本不care。越黑她越红,还越长越漂亮,黑酸的每一句话都如同玻尿酸打在她脸上,梅芙光彩熠熠。


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梅芙还和斯卡哈暗度陈仓去了。

——斯卡哈给梅芙送了一张前列票,让她坐在了他们live的正中位置,然后对着梅芙的位置唱了一晚上。结束以后,她在后台问梅芙,这算不算是做粉丝的最高境界了?

梅芙歪着头说,不算。

斯卡哈正疑惑,想问一句,那怎么才算的时候。

梅芙自己扑了上来,抱着斯卡哈不肯放手。

她一点也不想承认,她被斯卡哈的现场帅到了,感动到了,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诚实的颜狗一条。更何况眼前人喜欢夸她长得漂亮。


商量完了一切事,斯卡哈才回到了梅芙的身边,伸手拉她站起来,嘴上还说:“这次你可别跌倒了。”

梅芙嘟囔道:“我什么时候跌倒了。”

斯卡哈问:“明天你要来吗?”

梅芙想了想,摇摇头。

斯卡哈知道她忙,也不强求,便对她说:“那你去坐那儿吧,等下我们要唱彩排的最后一首。”

梅芙随便去挑了个位置坐下,看着他们调好器械。没有扩音器,没有音响,只有纯乐器,只有歌声。梅芙安静地靠在下面看着斯卡哈唱完了一整首,她拿着话筒站在那儿,背着夜空,又向前走,像是披星戴月而来。

一曲终了,她刚想鼓个掌,却看到斯卡哈突然朝她眨了个眼,接着自顾自弹着吉他唱起了那首梅芙当center的单曲。

她们俩声线完全不同,梅芙甜美,斯卡哈清冷,现下斯卡哈用吉他演绎着这首卖萌的爱豆歌曲,在别人看来,有着另一番风味。

而梅芙的脸却早已变成番茄红,她炸毛般的从位置上弹起来,捂着耳朵,大喊道:“别唱了!”

然后向着斯卡哈冲了过去,企图抢走她的话筒和吉他。

周围的人全部都在笑。

他们纷乱的声音飘荡在横滨的空气里,快乐而又甜蜜,像是一把繁花。
















评论(14)
热度(166)

© 一夏两夏三夏 | Powered by LOFTER